TOP

廉政卓然照古今——对遂宁川剧团《苍生在上》的解读
2018-12-04 16:37:59 浏览:104次 评论:0

廉政卓然照古今

——对遂宁川剧团《苍生在上》的解读

唐思敏

看了感人很深的演出,在剧场中被舞台魅力所震撼。走出剧场,还被戏深蕴的内涵情不自禁地引发深沉的再思考使观赏性与思虑性结合一致我认为,这便是品位高的戏剧艺术。在“第四届川剧节”中,2018年11月18日晚在成都锦城艺术宫,由遂宁市川剧团新创古装川剧《苍生在上》(胡琴)就是这样难得的佳作。在“川剧的盛会,人民的节日”的“川剧节”中,它是耀人眼目的“川剧黑马”,是新时期川剧突出的新收获。包括川剧在内的戏曲是“以歌舞演故事”。故事便成了戏的综合性载体。讲好中国故事,讲好中国历史故事,讲好“巴蜀龙头文化”的川剧的故事,特别用川剧胡琴讲好我国历史长河中优秀人物的故事,就成了决定戏的层级意义和价值取向的关键所在。遂宁市川剧团2018年版的《苍生在上》虽是初创首演,但把以张鹏翮为代表的清代康熙、雍正时期的清官廉洁故事,又启用了川剧五种声腔之一的胡琴声腔艺术在舞台上讲的如此热情充沛,酣畅生动,娓娓动听,赏心悦目,启人联想。艺术起步便明显地呈现出了走向成熟的大好态势。这以舞台为根据地说明,川剧《苍生在上》立意高,起点好,后劲足,好远景,是一个有后热的“潜力股”式剧目。

支撑和推动故事戏剧性发展当然是舞台中心的贯穿性的核心人物,这个人物是决定着这出戏的质量的高与低、深与浅、重与轻、大与小、短期效应与久远作用的“推进器”与“压仓石”。它是戏核、戏胆、戏命脉。值得倾力点赞的是,从遂宁市级领导到文化主管部门,在反复推敲中对这一艺术命题表现了高度的文化自觉,体现出了由衷的文化自信,身体力行的很好的践行了习近平总书记精辟指出的那样:对祖国优秀传统文化,要实现“坚持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极其重要的理念精神。遂宁市既立足古时的过往,又深意的关照于当下,从往古到今在人杰地灵遂宁这方热土上,在灿若繁星的先哲的历史长河里,有文学巨匠陈子昂等星光耀目,这次遴选了一位清代廉吏     张鹏翮。康熙赞他“天下廉吏,无出其右”;雍正夸她“矢志端方,持身廉洁”。对张鹏翮不仅古有褒奖;而且还今有热评。《苍生在上》的说明书上写道:“近年来。中央纪委、四川省纪委都制作了专题片介绍张鹏翮廉奉公,一心为民的事迹这不是简单的“历史发现”;这是遂宁市洞观历史、意在当下、高瞻远瞩、意韵深远的明智决策;并有落地实施的果断与魄力。张鹏翮这一历史艺术形象既有历史的热度、又有当下的光彩地首登于川剧舞台,在“第四届川剧节”中成为“排头兵”团队的优秀新创剧目观众交口称赞,演出时掌声、叫好此起彼伏,多次座谈会上都好评多多,由衷称道。因为,《苍生在上》给人们带来的启发和创新,是积极地又一次提示我们既要以敏锐明智的历史眼光回读过往;又要以历史唯物主义的思辨恰切关照现实。既要“ 演古还古”,又要“古今通透”;既不能以“今人着古装”在舞台上做戏;又要把历史上中华优秀人文精神作“时空破壁”而辐射于当下。今人新创的古装历史剧;无不是用时代眼光对历史、对历史人物当下解读。历史剧、历史人物一定要历史性的艺术再现,更要有“古今一脉”的心灵共振,力求历史故事、历史人物既鲜活在他们应有时空之中;又要让辉煌的历史长河的美丽浪花闪耀于今天。这是我们对写历史戏、历史人物的初衷之见。遂宁市的川剧《苍生在上》,从题材到写人,从舞台呈现到艺术表达,在这次“川剧节”都是宝贵的探索,更是初创便有如此上乘展示;并有着可望的后期“热效应”,并有着“先一步”的积极启发作用。

有了好的创作立意,遂宁市又有着“一张蓝图绘到底”的执着举措。良种在,热土有,苦耕耘,花开鲜艳,硕果喜人,便有顺应天成。把深邃的意向转化为生动感人的舞台艺术,并能“心想事成”,这便是从市级领导到演出团队“心向一致”、“动作一体”、“落地到位”、“共建实现”的“艺术创新共同体”。《苍生在上》首创便有令人赞的演出效果,预期性、践行性、成就感都得了高层面的如愿以偿。这就跟人们带来启示与促动的“排头兵”的效应。这一点面对川剧有待促进的现实,其成果和影响我们千万不要小觑。虽然“假睡的人是很难喊醒的”,但对川剧界众多的各方面的英杰才俊都有“响鼓重槌”的提示效果。这是这段浅识拙文的初心所在。

川剧《苍生在上》(胡琴),以张鹏翮为核心人物,以治理黄河水患为贯穿性事件,以“借粮救民”为陪衬副浅,展开清代康熙时期以“国家利益、治水利民”与“个人私利”与“局部得失”的戏剧冲突。这展现了张鹏翮为代表的历史上的“忠君爱国”、“廉政文化”、“清官精神”、“坦荡做人”等优良的人文品格。唐稚明、巴布两位出色的作家对《苍生在上》剧本创作的突出成是可圈可点的。那就是全力地写人,写一个历史上的人,写一个有人文精神的人,并把他置身那样的时代环境、人际关系、为人品质、落差鲜明的矛盾与冲突中;从对大事的果断处理到内心世界的激荡洞开;从国事忠秉到家风传承;从勇于担当到智慧周旋;从坚强硬汉到软磨高手;从鸟瞰铺成到特写独照;从正面对视到侧面陪衬;从慷慨激昂到心静如水……这一切都为了把张鹏翮这个川剧舞台上的新的人物立起来、站得稳,活起来;有看头,有听头,有艺术欣赏又有回思联想。把张鹏翮创造成川剧舞台上独一无二的“这一个”历史艺术形象又一着力点是在戏剧情节的贯穿中注意了场次场面的对比,注意了浓淡相适、疏密有致、起伏自然。张鹏翮向“平常仓”唐成伍“借粮”,轻松中见心眼,相劝中给压力,手段中无私心,借粮中有返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是一场妙趣生动的好戏,这是剧作家在轻松爽朗中的“俏笔生花”。剧作家也有激情满怀、笔力千钧的驰骋。如张鹏翮冒着杀头的风险决心炸坝,冒着一些同僚为了保住自己田园被洪水冲毁的当场对面的明争暗斗,他忠君、为民、舍己成了他心中至高的引领理念。他是一个志如钢、意如虹、气如山、心如海响当当的清代廉吏!再如张鹏翮革职后的“带罪治河”,官场的起伏,遭遇的多桀,世态的况味,命运的苦悲,家道因他而破落,前程的渺茫,使他心潮难平,感慨万端,不能自已。这场戏写得铿锵有力。这是《苍生在上》剧本写得来摇曳多姿的精彩之处。

“以歌舞演故事”的戏曲、川剧。戏曲是演员为中心的舞台艺术。唱腔功夫和表演艺术,就成了构建有艺术实力的舞台。《苍生在上》初创首演的出色,是与这个强势优化的演出团队分不开的。以刘世虎为主心骨的遂宁市川剧团,又一次的显示了他们舞台上的艺术创造能力。他们都有各不相同的行当功底和演唱表现水准,在合作中用团队的综合强势把《苍生在上》展示得有声有色,有近乎戏剧评论家严福昌所希望的“一棵菜”的相对整体的艺术表现。刘世虎塑造的张鹏翮这一艺术形象,他有扎实的基本功,用黑头(花脸)为底功的进行出色的行当艺术转化,表演干净、利落、遒劲,恰好适合张鹏翮这个人物性格的特征。他出身富有,做官多年,起伏变幻,官场世态,荣辱更迭,人生况味,无不在心海浪叠交织。他虽是饱经风霜官场老手;但他“忠君为民”都是他作官、为人、处世核心价值取向。刘世虎把这个既复杂又磊落的清代官吏,表现得不概念化、符号化,有意的坚韧,有情的充沛,有一往直前拼打,也有反复思虑的踌躇。力争把“这一个人物”个性化、鲜明化、艺术化。他又在细节上下功夫。如听说阿山要来“送礼”,他误认为阿山又是一个逢巴结上司的人,怒不想见;一旦知道阿山的包袱里面是沙与石,治河理念与自己不谋而合,便吩咐跟他“泡茶”,稍为停顿,马上高兴的改成说:“泡——好——茶!”,表现了他的是非观、人才观。这一切是“以小见大”的人物表现。如在“借粮”中与唐成伍的戏中,对板凳的这一道具的应用,既表现人物心情的变化,又少而精炼,没有卖弄之感。这说明刘世虎丰富的人生阅历、舞台表演经验,舞台的创造功力。他是川剧界又一令人瞩目上乘演员。《苍生在上》又一次打开了人们看重他的艺术“窗口”。

扮演阿山的马江鳌,也是一位十分出众的好演员。他对人物的内心世界隐含的苦涩的沧桑感和身份地位,都有鲜明而分寸感强舞台艺术体现。他对治水再艰难也百折不回。被贬去远方在植树造林,他依然未熄造林养土、治理水灾的平生志愿。马江鳌的舞台艺术表演呈现,落落大方,一丝不苟,准确到位,把阿山这一有特殊经历、有特殊身份的人物,创造得鲜明生动,给人难忘的舞台印象。

苏明德扮演的江景祺、雷云扮演的王国昌、龚明扮演的端敏、但志生扮演的康熙等等,在《苍生在上》中都有非常出色的令人称道的演唱水准和创造艺术形象不凡能力。正由于有这样艺术强、综合能力好、默契素质高的强大演出团队,才可能使《苍生在上》有在“第四届川剧节”中有如此亮人眼目有赏欣水平的舞台艺术的高位表现。

在刘世虎、但志生、苏明德、雷云、马江鳌、龚明等人这个演出团队的带领下,从领衔主演到群众演员,他(她)都有创作演出的热情,对自己扮演的人物有创好、演的艺术欲望,红花有光,绿叶出彩,使整出戏的演出中,舞台上始终贯一的有共同创造艺术的激情,构成了浓厚的气场氛围,使戏、使人物、使演员都有舞台艺术的温度,从台上感染到台下,获得了全面的热烈的演出效果和观众的欣赏热情。这是《苍生在上》又一特点,有着积极的示范效应。

大大值得夸讲的是,《苍生在上》在川剧五大声腔(昆曲、高腔、胡琴、弹戏、灯调)中,完全可以说以导演为主体的精准地遴选了“(西)皮(二)黄”的胡琴声腔。虽然胡琴声腔艺术早已成熟,前有胡琴声腔的“浣派”(浣花仙)和“唐派”(唐金莲)的“派别”著称于世:后有“天派”(天籁)、“贾派”(贾培之)继艺竞秀;川剧众多胡琴的列国戏、三国戏、包公戏等人们无不耳熟能详;但在新创的历史剧中,选用胡琴声腔几乎是极为罕见。这就测试着演出团队对戏对人物如何艺术表达,与川剧五种声腔中如何恰切对位的艺术眼光和聪明才智。《苍生在上》之所以获得众人瞩目现在的成功,与选用了胡琴声腔就有着声腔艺术表达近乎完整、完善密不可分。“唱戏唱戏”就是演员要唱好,观众要听好。《苍生在上》在胡琴的“唱”中便得了“唱与戏”、“唱与人物”、“唱与演员”、“唱与舞台呈现”、“唱与观众悦耳”等方面皆是出众的效果。因为,我认为:声腔艺术是“戏的血液”,“人物的灵性”,“舞台的脉动”,这是我一看戏时便有着兴奋的艺术质感知和由衷称道。因为“西皮”适宜表现激昂雄壮、活泼明快的感情,“二黄”善于表达凄凉沉郁、缠绵婉转的情愫。“二黄”、“西皮”的交织运用,很独特的艺术表现力。《苍生在上》不仅运用声腔精准,而且在演员们的舞台演唱上,既符合声腔的艺术规范,又能深刻生动地创造人物。声腔在戏中,人物活在声腔里。有的演员不但能唱、会唱、巧唱而且近乎美唱。这使戏大为光彩照人、好看好听。刘世虎演唱的张鹏翮,他声腔很有功力,他唱腔随戏的进展和人物性格发展而有恰当处理和声腔表现,激昂时高亢而不嘶哑,依然明亮有力;低沉时下行腔婉转而清澈入耳,这与他唱花脸的能放能收的善于把控声腔有艺术“变通互鉴”密不可分。如张鹏翮唱的“思前想后无悔恨,秉公执法对当今,为官无私心平静,雾霾中也要做个明白人”,“切不可官官相互询私情,读书做官知身命,忠于朝廷爱黎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当得清名照汗青”等唱段,观众的掌声和剧场火热的氛围就是共识的点赞。扮演张鹏翮父亲的唐克君,虽是一段过场戏,两段“为救儿,我情愿将祖业卖尽,无怨无悔,但求换得我儿一个清白身”演唱,真正做到声情并茂,家风家教意在高山,爱子护子情深意切,把胡琴声腔艺术发挥到位而有着不低的听赏水平。这给老观众带来川剧胡琴韵味的艺术享受,更给对川剧胡琴声腔少听的新观众带来新鲜而优美的声腔艺术文化,从而使他们观看川剧、走进川剧、逐渐成为川剧的新的戏迷及“川剧粉丝”,这也是川剧胡琴声腔《苍生在上》的引领性功劳。
   《苍生在上》出彩是多层级面的。传统的川剧胡琴戏不作曲、配器的。川剧胡琴声腔“难学难工”更难“韵味十足”的悦耳动听。《苍生在上》在川剧胡琴声腔的综合处理和艺术发展上有着引人关注和欣赏的合符川剧胡琴声腔规范的丰富和发展,使《苍生在上》在综合艺术呈现上更多彩多姿、动听悦耳。这源于乐队演奏家们出色的技艺。对川剧胡琴声腔的深刻的体悟和靓丽的表现,也源于川剧音乐作曲创作名家李添和配器李柳沙父女的不凡戏曲音乐才华,把作曲、配器、指挥都娴熟地使“戏、人物、声腔”的综合性很高的浑然天成,和谐一体,成就了优美动听、综合艺术元素完好匹配的川剧胡琴的《苍生在上》。这是一次出色的探索和尝试,值得总结和研讨,这也是在“第四届川剧节”中一支新川剧的胡琴戏的出众之旅。
   虽然“剧本是一剧之本”;演员是戏曲舞台的中心;但要实现舞台艺术的再创作,导演便是“第一艺术责任人”和整体艺术的实现家。戏的成败、品位的高低、价值的取向、存活的程度、业内人士和观众的认同感,当下的状态和以后远景,等等,在舞台艺术创作这个极难、极高、极美的艺术系列工程中,导演就是舞台艺术的“总管家”“把脉人”、兑现艺术的“总执行人”戏完全可以“死在”导演手里,戏也完全可以“鲜活在”导演艺术的把控之中。《苍生在上》的总导演蔡雅康是一位科班出生的国家一级导演,四川艺术职业学院副院长,扎实戏曲、川剧文化功底,众多的导戏经验,能干的艺术管理才华,对川剧舞台综合性透悟,对川剧舞台能呼风唤雨的艺术呈现,可以责任说,蔡导是他这个如日中天的年龄段和艺术的成熟性中应首推的导演才俊之一。他对戏的舞台风格和形态,对人物个性特征的认知和展现,对戏的戏剧性推进和发展,对声腔特色的操作,对戏的节点和细节的安排处理,对剧场效应和观众接受纳度的预期和实现,他到了娴熟于心、实现有力、效果佳的“包本”水准。执行导演名家郑德胜,从他导戏的舞台呈现事实说明,他是一位对戏、对人物、对演员、对舞台、对观众、对剧场胸有成竹、体现于艺的导戏高手。特别对演员的综合艺术状况和创造形象能力了然于心,要求得当,呈现得力,把“戏、人物、演员、舞台”都整合一体,不愧是当下川剧导演中的高手能人。戏中“三报”和圣旨的“二道”,把传统舞台表现手法继承得位,又使戏有恰当的节奏感和继续的戏剧发展。这也执导高明之处。总蔡雅康和执导郑福胜不仅配合合作得珠联璧合,而且把他们的自己艺术才能化于舞台之上,而且巧妙“隐身”于深艺之中。这是精于舞台艺术的高超表现,这也是《苍生在上》之所以在“第四届川剧节”中成为突出的优秀剧目有说服力的理由所在。

正如四川省剧目工作室丁鸣主任所说的那样,现在是出好作的宝贵岁月。精美之作都有一个反复打磨过程。为使《苍生在上》好上加好,还有提升的空间。我认为,人物的设置可否更深一些,如公主如何更好地进入戏剧结构。清风扇可否成为贯穿性道具,但要用得精当。我赞成杜建华研究员建议戏中可有一段“清风赞”;但我也认为,在戏中恰当的时段,可否还有“苍生颂”之类的中心唱段,作为“清风赞”的对称与呼应,深一步深化戏的立意和人物表现。戏中人物头上的辫子,可否成为戏中的道具,不同人、在不同时候、有不同的“程式性”的“少、精、活、美”的表现,增加可观性使戏的打磨加工更发扬艺术的“工匠精神”,戏是改出来的。但要小心谨慎,“小步走,精益求精”,“一步一层天”地走向精品甚至成为经典剧目的创作历程。

2018年版的《苍生在上》精致的说明书之所以引人瞩目,是上面赫然在目列出了遂宁市多级领导长长的名单。这是极为罕见的,又是广获好评的、深得人心的。这些领导都鲜明亮相于《苍生在上》这个川剧舞台,为振兴川剧出实招、干实事、讲实效。这显示了他们高度的文化自觉、文化自信,为继承优秀文化艺术,发展创新新时代文化的铁肩担当。他们身体力行的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时代的文艺思想理念,并把党中央出台的一系列文艺方针政策落在实处,兑现于文化艺术现实。遂宁市这样的榜样性作用是川剧之幸;其后继效应定然是积极的、明显的、久远的。老话题中饱含新希望:振兴川剧,关键在领导!


Tags: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文化体育扶贫走进船山 下一篇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 健身扶贫自..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电视节目

图片主题

热门电视节目

推荐电视节目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法律申明 | 广告服务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6-2014 sngdxsn.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02428号-3